10年中国交响乐团在南岸农村催生艺术之花

时间:2020-03-14 22:06:31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相关新闻:新春走基层|连续10年 中国交响乐团放歌山城

北斗村农民管乐队的“老成员”相约在田间地头奏响天籁之音。通讯员 郭旭 摄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1月17日16时20分讯(记者 李华侨)1月16日晚,南岸区施光南大剧院后台忙做一团。趁着演出还没开始的间隙,北斗村农民管乐队正在加紧练习。

队员唐德骄紧紧地抱着胸前的圆号,双手微微颤抖。她定了定神,举起右手在自己的胸口前用力按压了好几下,又擦了擦豆大的汗珠,紧张的心情得到了一丝舒缓。随后,她鼓起腮帮子,用力吹出了第一声音符。

前不久刚获得“2019感动重庆十大人物”特别奖的这支农民乐队,又应中国交响乐团(以下简称国交)之邀登上了施光南大剧院的舞台。

对于村民们来说,这是最好的新年礼物。

北斗村农民管乐队在重庆施光南大剧院彩排。通讯员 郭旭 摄

扛锄头的手拿起了洋乐器

扛锄头的农民竟玩起了“洋乐器”?北斗村党支部书记杨孝刚回忆,2011年,国交在南岸区迎龙镇建立了基层联系点。

“那一年,国交赠予了北斗村长号、小号等5件乐器,他们希望为当地文化事业发展做点贡献。”杨孝刚说,当年接过这5件“洋宝贝”,不喜反忧,“在国交手里是宝贝,在我们面前就是废铁,没人吹得响。”

卖了换钱帮扶困难户?不舍得!“这不是简单物件,这是国家给我们农民的精神财富。”杨孝刚用村广播通知全村人:“谁吹得响,谁就使用!”

一时间,村委会的院坝头挤满了人,有来见识的,有来凑热闹的,也有真的来吹乐器的。“一上来,拿着小号就猛吹,气用完了,声都不响。”张玉福回忆起当天,不到1小时,上百人散得只剩十来个,“我足足花了4个小时,才吹响了一声。”

曾为木匠的队员杨孝荣在家中整理打击乐器。通讯员 郭旭 摄

“泥土味”的交响乐

不光送了乐器,此后,国交还定期到北斗村教学,村里也成立了管乐队,还自己请了“土”师父。

但学习一件对村民来说完全陌生的乐器,谈何容易。乐队最初只有5人,全都不识谱,更不懂运气、指法、音阶,仅凭借着对音乐的热爱与执着,他们踏上了学习之路。

李华琴,是乐队的女队员之一。“我现在在街上溜达,都还有熟人喊我‘黄牛’。”李华琴握着长号说,一开始学习,吹出来的是“噪音”,街坊邻居都笑话我们是黄牛叫。为了不扰民,我们就跑到小树林里练习,“以为躲远了练习,就不得遭嫌。没想到的是,在附近堰塘钓鱼的人会向水里扔石头,向我们以示抗议。”李华琴委屈,想过放弃,但不甘轻言失败。

队员张玉福在田间地头吹奏小号。通讯员 郭旭 摄

经过国交老师的指导,乐队成员的练习,他们渐渐被街坊邻居称为“农民演奏家”。“我们现在都不到小树林练习了,天气好的时候,我们在社区公园演奏,每首曲子演奏完,都有掌声。”说完,李华琴紧握的手慢慢松开,看了一眼长号,会心一笑。

张玉福说,从一开始硬背指法演奏《小星星》到7人大齐奏《团结就是力量》,再到今日与国交合奏《北京喜讯到边寨》,这一段成长道路,苦并快乐着。

唐德骄教村里青年吹奏西洋乐器。通讯员 郭旭 摄

“麻将瘾”变“音乐瘾”

“别看现在张玉福吹小号有模有样,但是开始时并不是这样。”杨孝刚说,十年前的北斗村,相对偏僻,乡亲们干完农活,除了喝茶打麻将就是跳坝坝舞。张玉福就是喝茶打麻将的常客。

机缘巧合,张玉福吹响了小号,加入了北斗村农民管乐队,他的“麻将瘾”竟治好了。“每天干完活,我就开始琢磨小号。”张玉福的问题越来越多,琢磨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
按理说,茶馆里再无张玉福的身影,他老婆该高兴。相反,夫妻俩的争吵比从前频繁更多。为何?原来,张玉福痴迷乐器,干农活都不太上心,家中又恰逢孩子高中,需用钱,老婆就气急败坏,呵斥张玉福的“音乐梦”。一来二往,夫妻间吵得越来越凶。为此,杨孝刚出面调解,让张玉福好好干活,抽时间学习乐器。对张玉福的妻子说,“他去排练室练习总比到茶馆输钱好。”

再之后,张玉福一方面加快赶农活的节奏,不让农田撂荒,不让家人操心;另一方面,挽起裤脚踏出田坎便开始练习吹小号。“现在,我老婆时不时还要求我吹上两曲,搞个气氛。”张玉福自豪地说,“前段时间,儿媳妇怀孕,小两口还主动要求陪我练习。刚开始我还纳闷,后来才明白,他们想给肚子里的娃儿来个胎教。”

种下“文化果实”师生都受益

1月16日,在施光南大剧院的演出后台,鼓手杨孝荣向昔日老师张楠挥手示好。“今年我老师来了,就是他教我怎么打鼓的。”

唐德骄同队员在北斗村院坝头练习。通讯员 郭旭 摄

杨孝荣是北斗村的一名木匠,年轻时就靠手艺吃饭,被当地人称“巧手一双”。如今,他的手仍是巧手,不过早已不做活了,而是用来学习打击乐。“我最后一件木工活,就是为我的鼓量身定制了一个木架。”杨孝荣称自己反应较慢,好在老师耐心。

“手腕用力,不要敲太死。”杨孝荣一直记得国交打击乐演奏员张楠握着自己的手臂,一起挥舞用力打鼓,教授自己的打鼓技巧。“日常生活中,随时都在感受节奏。比如,吃饭时都在用筷子来敲鼓点。”

当天,看到张楠后的杨孝荣,止不住的兴奋。看到老师休息,就立马上前询问各种平时所遇到的难题,直到张楠休息结束,排练下一曲目。

张玉福每日劳作后,都会吹上一小曲。通讯员 郭旭 摄

对杨孝荣的问题,张楠面带微笑,耐心解答。“他们学习乐器的精神,难能可贵。”每每来南岸,到迎龙,张楠总大把的收获。他说,每当自己因长时间枯燥练曲而烦恼时,总会想起北斗村的这支乐队,他们求知的心,和勤练的行为,一直激励着自己。

“听说,北斗村不少青少年都渴望加入管乐队,学习西洋乐器。”张楠说,西洋乐器能够在北斗村如此受欢迎,让他很意外,更意外的是这枚“文化种子”竟真与他们的生活融为一体,“以前,我们常说民间大众娱乐多,打动人灵魂的艺术太少。现在看来,好的音乐谁都会喜爱,关键是怎么让好的音乐走进田间地头”。

张楠表示,现在乐队最大的问题是不会识五线谱,只能看简谱,这将是今后突破的瓶颈。“这一次的合奏曲,我们特意为他们改成简谱,一起合奏。”

(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:hualongbaoliao,报料QQ:3401582423。)
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